首页 理论教育 全球教育商业化还是教育全球商业化

全球教育商业化还是教育全球商业化

时间:2023-03-02 理论教育 版权反馈
【摘要】:我们在世界上是在高等教育方面支出第二大的国家。另外,对于马来西亚来讲,我们的文化也是一直支持教育发展的。而且我们要使它更加地成熟,现在的教育体系除非能够通过这种文化、全球化赋予它的这种形势的成熟的体验。它可以使这些学生到其他国家进行求学深造,开发这种高等教育当中跨文化的,或者是国际化的内容,并不是一种新的事情。教育的机构在古代也有,教育的枢纽,我们过去也不全。

全球教育商业化还是教育全球商业化

全球教育商业化还是教育全球商业化?

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教育市场处处长

赛义德·阿尔维·宾·赛克·阿尔萨格夫

谢谢尊敬的主席先生,尊敬的各位代表:

祝大家一天过得好!

我刚才说的是马来语。在这里,我想说昆明是非常美丽的。

我今天的发言,要从中国的谚语开始。人们经常说“千里之行始于足下”,我们在建设上海国际会议中心的时候,我们也要从地基开始,现在高等教育也面临着打基础的时段。马来西亚是中国的邻国,而且在马来西亚,我们一直是非常支持教育的发展的,我们一直持续把我们的超过5%的GDP用于教育方面的投资,我们甚至把10%的GDP进行了教育的投资。在去年(2009年),更是达到25%。我们在世界上是在高等教育方面支出第二大的国家。我们有20%的学生在国际上留学。就说我们有100万的学生在全球范围内学习,包括在中国,他们也在其他国家留学,包括在东方国家和西方国家都有广泛的留学生。

对于我们的教育来说,确实在我们国家是有非常好的基础,它是由政府支持的。另外,对于马来西亚来讲,我们的文化也是一直支持教育发展的。因为我从OECD(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)今年的报告中得知,比如说,对于一个毕业生,如他比其他的同辈人多挣150%的收入,这就意味着,对于这些学生,他就比其他人多挣更多的钱。对于公众的支出来说,这个毕业生能够挣到(每年)14万,这个就是说,接受过高等教育之后的学生,他的能力是能够回报给政府教育的支出的。我们不仅可以这样计算出教育的回报。另外,我们也可以计算出,在教育当中,OECD在这方面的投入也是不断地增长。因此我们在教育方面的支出真的是非常重要。

我们来自教育的一些回报,也是不断地被累计起来的。比如说在美国,我们可以看到,它的GDP在教育方面是120亿美元,在澳大利亚、马来西亚,所带来的GDP的贡献率是非常高的!因此,女士们、先生们,我们的基础是怎么样的呢?我们可以看一下××教授,他已经和我们分享了他的想法。他对于这些在校的学生,跟我们分享了他的想法,他认为对于现在的在校教育,对于我们来讲非常重要。因为有的时候,它可能改变我们的文化,比如说美国的教育,它就改变了美国民间的文化。所以对于民间的理解是至关重要的,它会影响一些研究机构和人们价值观的想法,影响到整个国民和经济、社会的成功与否。

因此,从这点而言,很多人忘记了一点,如果我们没有适当的价值观的体系,就让学生承担更多的责任感的话,那么价值就会侵蚀,就会影响整个社会,人就会变得个人主义,对于别人的关注就会减少。因此,我们要进行交流、合作,我们要来看待这样一些适当的价值观。这里并不是矛盾的,因为一方面我们要看中价值观。

从我的角度来说,没有一个公司在雇佣雇员时因为雇员是非常有道德观的,而不喜欢这样的员工,这样是不对的。一个公司要发展,它对于人员的开发应该是成熟的。而且我们要使它更加地成熟,现在的教育体系除非能够通过这种文化、全球化赋予它的这种形势的成熟的体验。

之前,我读过一份报告,是关于世界市场的报告。报告中指出,这种跨文化的经历,还有它的重要性,它远远高于成绩的排名。它可以使这些学生到其他国家进行求学深造,开发这种高等教育当中跨文化的,或者是国际化的内容,并不是一种新的事情。我们要使新的高等教育转型,我们要创造新的工具,我们实现学生的跨文化能力的培养。在过去,实际上像哈佛大学牛津大学耶鲁大学在这方面的工作都有在做。但是现在它们更多地关注本国、本区域的学生的需求。

这些学校他们对社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,它们在历史的不同发展阶段,它们更多的是以城市化的、国际化的视角来进行教学和科研。我觉得在我们东亚国家,也应该效仿,我们不是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,我们进行国际化应该是一个主动的工作,包括我们的学生的学术文化,要有跨文化的视角,这样才能培养更加卓越的人才。

我们还可以再关注一下东亚地区的历史、学习的历史,在东亚,我们在过去是不是具有一种未来导向型的发展的眼光,我们有没有想到2020年之后会怎么样?实际上最古老的大学在印度,它远远悠久于牛津、耶鲁等大学,在1220年的时候,就有这样的大学了。在隋朝的时候也有皇家的学院,它们是科举制的,是基于儒家的教学,他们认为官员要通过科举制考试,才有资格到政府任职,这也是官员考试制度的暗伤。

纵观东亚的历史,中国的玄奘,到印度等地求学等,这些都是文化的交流。还有印度的僧侣到中国,把中国的文本翻译成印度文。所以在历史中,就存在跨国教育的交流和流动。教育的机构在古代也有,教育的枢纽,我们过去也不全。比如说,有许多各种各样的教学机构。它都成为过去学习的中心。我们东亚教育的系统,其实过去就一直很重视这种流动性,像中国、印度、老挝等等,我们一直追求卓越,我们也要求教师要服务于学生,所有的大学其实也都是以一种服务的心态来培养学生的,如马来西亚等。

我们也想更好把握我们现在教育的一些基本的理念,我们进行各种各样的交流,我们非常重视学生的发展。比如最近印尼、马来西亚和泰国三个国家共同建立了一个指标,叫做所谓的全面的学生流动性的标杆,就是在三个国家内部进行学术的互访和交流。如果在三个国家进行相互的访问留学、进行深造的话,学生的课程也不会落下,我们要实现这样的流动性。而且我们作为大学,我们也非常重视与企业雇主来进行合作。比如一个波哈利尔基金会的一位教授也参加了这次论坛,他们提供180万美元,他们资助40名学生来到中国学习。我们也希望中国的政府能够实现这种访问学习的目标。

另外,我们非常重视学校的国际化的活动,我们也很重视教学、科研人员的交流。因为目前,我们有9%的学生是外国学生,马来西亚认为这种国际的经验,是一个非常好的基础。所谓“万丈高楼平地起”,这才是平地,这才是基础!

谢谢!

附件一: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教育市场处处长赛义德·阿尔维·宾·赛克·阿尔萨格夫博士发言稿英文

Speech at the East Asia Summit Higher Education Cooepration Forum

Dr.Syed Alwee Bin Shekh Alsagoff,

Director,Education Marketing Division,Departmentof Higher Education,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,Malaysia,

(October 13-15,2010 Kunming,Yunnan,China)

img58

img59

img60

img61

img62

img63

img64

img65

img66

附件二: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教育市场处处长赛义德·阿尔维·宾·赛克·阿尔萨格夫博士简历

赛义德·阿尔维·宾·赛克·阿尔萨格夫博士自2009年7月至今担任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教育市场处处长,此前曾在马来西亚数个国家战略性特别工作组中任职,并协助出台数个国家标准。兼任英美多家学术期刊评委,发表作品50余篇,申请专利11项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我要反馈